news—》不曾开刀,心脏却搭了桥 ——“福安康”真妙(高级教师诸文蔚)

所属类别:[ 最新消息 ]    发布时间:[ 2010-6-4 0:00:00 ]

不曾开刀,‘心脏却搭了桥 ——“福安康”真妙

作者:诸文蔚,籍贯:上海,职业:高级教师,从事教育工作数十年。先生为国家特殊津贴专家吴鼎福教授
夫妇两共同著有教育学专著《教育生态学》

使用福安康康复了:冠心病,高血脂,失眠,肩周炎,便秘,运动缺乏等。

     九年前,我因长期患高血脂症突发冠心病两次住院。那时心电图检查显示:ST段下移,T波倒置;同位素检测结论是:分布稀疏专家会诊决定:要做介人手术
    通过冠脉造影,医生准确判断:左侧两枝冠脉完全堵塞硬化,管壁透明发脆,右侧一枝堵塞达90%以上,管壁也硬化。在手术现场中又确定,对右侧一支冠脉,实施球囊扩张,把管腔内的血脂、血栓,挤压到血管壁上,从而打通管道。可是球囊一收缩,血脂又回弹。医生建议改放支架,又因血管转弯处硬化,失去弹性,支架放不过去,只好终止手术
    手术后,一边挂水、打针、吃药,一边仍然频发心绞痛,我问医生这是怎么回事?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? 医生解释说,该吃的药都吃了,该挂的水都挂了,该做的手术都做了,没有办法了。再说,这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,除非出现奇迹。心脏专家认定:因为动过手术,生命可以适当延长,但肯定丧失生活自理能力。管床医生建议我多开些药,并买个氧气瓶回家休养。 刚出院的一段时间,以吃药为主。这些药物有扩张血管的、有降血脂的、有让心脏跳慢的、有口服的、有口含的、有喷雾的。由于药物品种多,为了不搞错,我还专门排出个表来,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药,按表按时服用。 因为西药是化学合成的,毒副作用较大,我想,不能因为治了心脏,而损害肝脏、肾 脏。于是我改看中医,改吃中药。从汤药到中成药。除了活血化癖,还要服用营养心肌,增强心脏功能的中药。这样,我采取了中药与西药结合,逐步减少西药的做法。中医着眼于整体调理,虽然见效较慢,但有利于康复。 有病是要吃药,但是,单纯地依靠吃药(包括打针、挂水)是不行的。我两次住院,吃过许多药,包括进口的药,打过进口的针,没有解决问题。本着药食同源的精神,我在进行药疗的同时,十分重视食疗。为了把引发冠心病的高血脂降下来,我几乎服用过所有的降脂药,包括立平脂、舒降脂这些比较高档的降脂药,却不见效果。后来我强化食疗,多.吃“土”、 “杂”、“粗”、“野”的食物,不吃“高”、“精”、“细”、“纯”的食品,早晨麦片粥、玉米糊;中午多吃蔬菜、淡水鱼,以吃菜为主;晚餐黑木耳,菜加醋。每天吃醋泡蒜头(或花生)、生姜、绿豆汤等。总之,不吃“四高”食品,不吃或少吃白色食品,多吃绿色及黑色食物。说也奇怪,血脂慢慢地降下来了,甚至有时降到正常值范围之内。 吃药、打针、挂水都是化学性康复方法,是内病内治的方法,能否找到一种物理性康复方法,即内病外治的方法,不吃药、不打针、不挂水、没有毒副作用的自然疗法呢?

    抱着求生的强烈愿望,我拓展视野,从电台广播和报纸上,广泛搜集冠心病的康复的信息,最终选择了福安康有氧健康机和气血养生仪,并一直坚持使用,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,出现了奇迹。起初,刚使用摇摆机时,我躺不下去,摇摆过后,又爬不起来,要老伴托着慢慢躺下,扶着慢慢坐起。从摇3分钟,逐步增加到一刻钟,一段时间每天摇摆运动3次,足底按摩3 次,一年后,改为每天2次。
    说也奇怪,运用福安康后,半个月解决了便秘,而原先住院时,内服果导,外用开塞露,七、八天 还是解大不出大便来。
    接着又治好了我的肩周炎。过去为治肩周炎,什么膏药都贴过,甚至160元一张的“神贴”也用过,不见效果,酸痛依旧,严重影响日常生活。使用福安康有氧健康机,不知不觉中手臂能高高抬起,再不酸痛了。
    睡眠也好了,不再需要服用安定或舒乐安定了。
    最大的奇迹是冠心病的康复。出院初期,吃饭时筷子都拿不住,动作大一点,体位改变一下,都会引发心绞痛,使用福安康一段时间,白天不发心绞痛了,但夜晚睡着或做恶梦时还会发作。一年半以后,夜晚即使偶尔做恶梦,心跳加快,但始终未出现过胸闷现象。有一次,偶然碰到我住院时的病区主管医生,他看到我和常人一样,感到非常惊奇,他认为根据我的状况判断,我的心脏打通了新的侧枝循环,进行自然搭桥了。这表明,福安康自然疗法激发了我体内的代偿潜能。 为什么我的心脏能够自然搭桥,以新的侧支循环替代堵塞了的冠状动脉?是介人手术的功劳吗?不是。介人手术没有解决问题。靠药物也不成,药物的作用只能软化血管,溶解血栓,或减少心脏跳动的次数,消极地适应供血、供氧不足的现实,不可能打通侧枝循环。经过多方面分析和思考,可以肯定地认为,奇迹的出现应当归功于福安康自然疗法,尤其是福安康有氧健康机,它是由外界补充能量,把电能转化为机械能,再由机械能转化为生物能,启动体内生物动力学机制,激发内在的生命潜能,发挥出生命有机体的修复力、整合力和代偿功能,逐步打通了新的侧枝循环管道,取代原有堵塞硬化了的冠状动脉。可以肯定地说:吃任何神丹妙药,都不可能开凿出新的输血渠道,来保证对心脏的供血、供氧。

    我可以拿一个类似的病例,作对比佐证兰州市有一位50多岁的大学教师1997年(比我迟两年)做了心脏介人手术,并摆放了支架1999年上半年,他又来南京做了第二次介人手术,再放支架 ,该教师的亲属打电话给我,从交流的情况中发现,那位患者吃的溶解血栓、扩张及软化血管的药,和我服用的完全相同,所不同的是,他没有运用福安康自然疗法,没有能启动体内的生物动力,没有发挥出内在的生命潜能,没有形成代偿机制,因而,也就没有能够打通侧支循环,没有出现自然搭桥。不仅如此,原来由支架撑开的血管,又很快出现新的堵塞。这真是如俗话所说:“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”对比如此鲜明,不能不令人对福安康功效信服赞叹!打通侧枝循环,是一个逐步渐进的过程。多年来,由于我一直坚持运用福安康有氧健康机和气血养生仪,“愚公移山”,坚持不懈,终于“隧道”被打通,以自然之力,即生物动力,在心脏上自然搭桥,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奇迹。

图中为福安康2000年7月的福安康康复之友泰港澳10日游集体照
摄于香港海洋公园2000年7月18日
左手后排为吴鼎福教授,右手前排为诸文蔚老师
 

    随着身体的逐渐康复,心血管机能的复苏和正常运作,使我又成为生活完全能够自理的人,买菜购物,操持家务,甚至房屋的装修,从设计布局到采购装饰材料,一趟趟跑装饰城,都一切正常。不仅如此,这些年来我还到各处旅游,去了古镇周庄,参观了上海野生动物园,参拜了灵山大佛,攀登了浙江的雁荡山,安徽的天柱山,20多小时坐火车,7-8 个小时乘长途汽车,都不在话下,我的心脏和整个身体经受了一次次考验。2003年11月和2004年4月,我去了两家医院,分别做了心电图检查,结果非常好,医生都欣喜地对我说,你的心电图“漂亮”,它全面显示了你的心脏功能良好。俗话说:“心力强,寿命长”;“心脏好,难衰老”。这使我更加满怀信心,我要向着100岁的长寿目标前进。 2000年除夕之夜,我应邀参加千禧年撞钟活动,在靠近零点时分,轮到我上台,我满怀喜悦的心情,撞响了报喜的钟声,响亮的钟声萦绕着我,健步跨人千禧年,迈向健康长寿的新世纪。同年7月,我跨出国门,到泰国以及港、澳特区旅游,乘飞机上天,在万米以上的高空连续飞行4个小时,乘快艇过海,迎着大风掀起的巨浪。行程10天非常紧凑,每晚到十一、二点才休息,没有睡过一次午觉,一点也不感到累,吃得下,睡得香,没有任何异常反应。2003年8月,我又到北京旅游,登上了万里长城。这一切表明,福安康让我在健康的征途中越走越开阔,使我不断地攀登上生命的新制高点。